微言網

搜索
查看: 257|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明末福王朱常洵真的被李自成做成“福祿酒”?

[復制鏈接]

997

主題

1955

帖子

4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41793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11 09:49:3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00多年前,在中原大地上,曾經發生過一件改變中國歷史走向的大事件:明末李自成起義軍攻破洛陽。

在攻陷洛陽之前,盡管李自成有起義農民軍數萬人,但多是河南饑民,戰斗力相當低劣,其戰斗骨干仍是其舊部約六七百人。之所以其能奪取洛陽,并非其力戰之功,在于明軍因得不到軍餉而嘩變。但是,李自成部在攻克洛陽后,收編了約3千名明朝正規軍,實力有所擴充,特別是戰斗骨干的數量大增。此外,李自成部隊還收繳了一批武器輜重,大大改善了農民軍的裝備。可以說,李自成在洛陽所獲得的軍力和財富的增長,是其像問鼎天下踏出了堅實的一步。

當然,洛陽的陷落,不過是李自成通向他短暫如流星一般的帝王之路上的小小點綴,而洛陽陷落后所發生的一件被后人大事渲染的駭人事件“起義軍活煮分食福王朱常洵”。

這一事件的悲劇主人公朱常洵《明史》有傳,他是明代太祖皇帝洪武帝朱元璋第十一世孫,明神宗萬歷帝朱翊鈞皇三子,思宗崇禎帝朱由檢之叔父,南明第二代皇帝福王朱由崧之父。福王朱常洵因其母鄭貴妃得寵于神宗,鄭貴妃曾挖空心思想廢掉朱常洛的皇太子地位,使朱常洵成為神宗萬歷皇帝的帝位繼承人,經過政治較量,鄭貴妃的陰謀雖未得逞,但因子以母貴的原因,終于在萬歷二十九年(1601年)神宗讓步,立皇長子朱常洛為太子,朱常洵為福王。朱常洵封藩洛陽“享有大國,著聲藩輔”,地位十分顯赫。

萬歷四十二年(1614年)三月二十四日,朱常洵就藩洛陽,得莊田二萬頃。由于朱常洵接受了明神宗大量賞賜,加上歷年來橫征暴斂,財寶無數,“民間藉藉,謂先帝耗天下以肥王,洛陽富于大內”。

福王朱常洵大婚時,萬歷皇帝一下子拋出三十萬兩巨款;給朱常洵在洛陽所修的王府,花費白銀二十八萬兩,超過祖制規定的十倍;朱常洵“就藩”時,萬歷一下子賜了上等良田四萬頃。有了這樣巨大的財富和如此眾多的特權,朱常洵還不滿足。他在洛陽,與民爭利,“官校藐法,橫于洛中”,中使四出,“駕貼捕民,格殺莊佃,所在騷然”。

幾十年過后,福王朱常洵的好日子到了頭。

崇禎十四年(1641年)正月,李自成攻克洛陽,福王朱常洵倉皇縋城而出,逃到城外一座破廟中潛藏,第二天被起義軍抓獲。

后世野史曾繪聲繪色的記錄下了這一慘劇的經過:

福王被捉后,以親王之尊跪爬在李自成面前,汗流浹背,乞求李自成饒他不死。李自成不為所動,他當眾斥責福王朱常洵:“汝為親王,富甲天下。當如此饑荒,不肯發分毫帑藏賑濟百姓,汝奴才也!”命左右把他拉下去,先痛打了四十大板,打得血肉橫飛之后,再一刀裊首,將頭顱示眾。至于那三百多斤的軀體,李自成也充分利用,“福王常洵遇害。自成兵灼王血,雜鹿醢嘗之,名曰福祿酒”,剔去毛發,拔掉指甲,又殺掉幾只鹿,放在一起燉了幾大鍋,擺酒開宴,名叫“福祿酒會”。

而另一有關李自成起義軍“吃福王朱常洵”的說是這樣的:

洛陽城破后,福王朱常洵被生擒活捉。貪生怕死的朱常洵一見到李自成,就體如篩糠,一個勁地叩頭乞求饒命,李自成端坐殿上親自審問朱常洵,怒斥道:你身為親王,富甲天下。在這如此饑荒之年,不肯拿出毫厘賑濟百姓,你真是個奴才。命左右打他四十大板后,將他的頭砍下,掛在洛陽城門上示眾,農民軍還把他的尸體剁成肉醬,雜以鹿肉下酒,稱福祿酒,以解心頭大恨。

這個版本的“福祿酒”雖然沒有上個版本那么駭人聽聞,但也足夠讓后來人寒毛直豎,背心發涼。

這兩個有關福王朱常洵之死的故事流傳極廣,而且影響深遠,以至于不見正史的“福祿酒會”成了眾口鑠金的可信野史,被后人口口相傳,錄入各種民間“實錄”。

但1924年在孟津縣麻屯鄉廟槐村南約500米處出土的明朝福王朱常洵壙志,卻打破了這個長期被人們信服的福王死后,尸體被做成“福祿酒”宴席的傳統說法。

“明福王朱常洵壙志”墓志現收藏于孟津縣龍馬負圖寺。志高、廣各79厘米,厚10厘米,楷書,21行,滿行25字。四邊線刻飛龍紋,撰文者為福王朱常洵之子朱由崧,蓋為盝頂,篆書“大明福忠王壙志”。

關于李自成起義軍攻克洛陽城的日期及處死福王朱常洵的經過,《壙志》明確寫道:“大明崇禎十四年正月二十日,突有流賊數萬攻陷府城”。這是李自成攻克洛陽的具體日期,志中所稱“王獨挺身抗節,指賊大罵”,“慷慨激烈,與城俱亡。剛腸浩氣,雖死猶生”等美化福王的內容云云。

而據《明史》載:當時“河南連年大旱,蝗蟲成災,人相食,民間藉藉,謂先帝耗天下肥(福)王,洛陽富于大內,援兵過洛陽者喧言:王府金錢百萬,而令吾輩枵腹死賊手。南京兵部尚書呂維祺、方家居聞之,懼以利害告常洵,不為意。(明崇禎)十三年冬,李自成連陷永寧、宜陽。明年正月,參政王蔭昌帥眾警備,總兵官王紹禹,副將劉見義,羅泰各引兵至。常洵召三將入,賜歸加禮,越數日,賊大至攻城,朱常洵出千金募勇士,縋而出,用予入賊營。夜半,紹禹親軍從城上呼賊相笑語,揮刀殺守堞者,燒城樓,開北門納賊,常洵縋城出,匿迎恩寺。翌日,賊跡而執之,遂遇害”。

需要指出的是,朱常洵被起義軍處死是必然的。因為他平日恃仗是皇帝的至親,到處兼并土地,“中州腴不足,取河南、湖廣益之”。并整日沉湎于聲色之中,“日閉閣飲醇酒,所好惟婦女倡樂。”廣大農民食不果腹,流離失所,天災人禍,民不聊生。

在李自成起義軍壓境之際,又誓死抵抗,當官兵和賊軍里應外合,攻克洛陽后,福王藏匿在迎恩寺內被搜出捉拿。第二天,在城西周公廟內,由李自成主持處死。同時處決的還有前南京兵部尚書呂維祺、河南知府亢孟檜等。

根據《明史》的文字和《壙志》的實物的記載,顯然與朱常洵被活活煮成人肉湯的稗官野史不符,也就是說,第一個“超殘酷版福祿酒”宴會是杜撰的故事。

又從福王朱常洵壙志“祭葬從優,一切喪禮視諸藩倍”,及以“大明崇禎十六年正月初八日,葬邙山之原”,以及《明史》本傳載福王被殺后,“兩承奉伏尸哭,賊摔之去。承奉呼曰:‘王死某不愿生,乞一棺收王骨,粉無所恨’。賊義而許之。桐棺一寸,載以斷車,……”志史對照,說明福王被義軍殺害后,尸體仍存。這就是說那個“血腥版的福祿酒”宴會也非史實。

至于“福祿酒”傳言如何空穴來風,成為偽史,今天的學者一般認為:在福王朱常洵尸體的去向問題,幾百年來,站在統治者立場上的清朝統治者為此大作文章,說洛陽城被李自成義軍攻克后,“福王及世子由崧縋城去,王以體肥,不能遠走,賊得而殺之,稱其肉重三百六十余斤,臠分股割,與鹿肉同烹,群賊臚食,名曰:‘福鹿宴’”。

顯然,所謂“福鹿宴”,不過是為了彰顯其正當性的清朝統治者,對李自成起義軍的誣蔑之詞。

當他人從你分享的鏈接訪問本頁面時,每一個訪問者的點擊,你將獲得[1金錢]的獎勵,一個IP計算一次.

我也來說幾句吧!人生苦短何必為這小事兒記仇呢?開朗就好、想開一些、看開一些。其樂樂不如眾樂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2019年七期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