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網

搜索
查看: 5804|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白鷺塘 (散文)

[復制鏈接]

1018

主題

1502

帖子

1萬

積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5149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2-27 15:51:04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浩然 于 2019-2-27 16:01 編輯

   引薦者言:這是鄭海泉同志最近發的又一篇散文,情真意切。讀者讀后一定感慨良多。——李

                              白 鷺 塘 (散文)   鄭海泉
煤氣灶吐著蘭色的火苗,抽油煙機“呼呼”地響,不䊀鍋里的植物油“吱吱”地冒著青煙,我正在廚房里把跺碎的魚塊放進油鍋里去煎,兩面煎成金黃色的魚塊泛著誘人的香味。
讀小學一年級的孫女跑進廚房,抱著我的大腿,撅著小嘴撒嬌地說:“奶奶,怎么又吃魚啊,——我的嘴巴都吃腥了!”
     我俯下身來在小孫女的臉上親了一口,愛憐地說:“寶貝啊,有魚吃還不好嗎?魚營養豐富,你多吃魚就會長個子,䃼腦子,你就會更聰明,學習成績就會更好,知道嗎?”
     小孫女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蹦蹦跳跳地到自己的書房里寫作業去了。
     看著幸福的小孫女,想到自己苦難的童年,想到家鄉的白鷺塘,思緒不禁回到五十多年前那次難忘的干塘往事——
     那一年我也就是小孫女的這個年齡,六歲大吧,弟弟才四歲多。父親為生產隊燒石灰,因塌窯事故而被葬身火海去世了,一瞬間塌了天,我們成了沒爹的孩子。要強的母親守寡帶著我們姐弟倆艱難地度日。
     那年正趕上過苦日子,物資十分地匱乏,糧食都是定量供應,蛋白質含量高的食品更是稀有,母親為了讓我們姐弟倆能夠吃飽,把自己的那份糧食勻給我們吃,慢慢地患上了營養不良性水腫病。弟弟餓得沒辦法,到生產隊的稻田里去偷那剛灌漿的稻穗放到嘴里嚼,被隊長追得滿田垅地跑。
     寒冬臘月的時候,傳來了好消息,白露鷺塘要干塘了。長期沒沾葷腥的我們就會有魚吃了。
     那白鷺塘是屬于整個大隊的,位于村東頭的柘木山下,有十多畝水面寬,因有巖石下的泉水涌出,塘水清澈,水質甚好,秋天的時候,有許多白鷺和其它候鳥來這里歇息覓食,所以,村里的老人就把它叫做白鷺塘。白鷺塘的主要功能就是為稻田灌溉,抗旱保豐收。另外一個作用就是養魚,為大隊創收,大隊部組織全大隊八個生產隊集資買了一些魚苗放在塘里,冬天干塘將魚賣了,年終決算分紅時給社員們分點錢。
     臘月初八日,正是農歷的臘八節,大隊部合計要在這一天干塘,爭取在春節之前把賣魚的錢發到社員的手里。這振奮人心的消息像長了翅膀,通過親戚的嘴巴迅速地傳遍了大隊,甚至鄰近的大隊和鄰近的公社
     臘八節這天早上,人們從四面八方涌向白鷺塘,他們帶著用竹條織成的哈盤和魚簍,用麻絲編就的撈攪等各式各樣捕魚的工具,要在大隊撈盡大魚之后,再撈點小魚小蝦回去改善一下伙食,為老人和孩子䃼充一點營養,吃不飽飯的人們太需要增加一點蛋白質了。
     父親不在了,母親責無旁貸地加入了這個龐大的撈魚大軍,她想為我們姐弟倆,為爺爺奶奶的飯碗里增加一點葷腥,可家里沒有一件像樣的漁具,母親只好拿了一只挑糞用的畚箕,把弟弟交給奶奶家里看管,帶著我上了白鷺塘。
白鷺塘人山人海,塘埂邊上站滿了撈魚的人們,他們衣著單薄而又襤褸,寒風中赤著凍紅的雙腳,菜色的臉上露著貪婪的目光,巴不得立即沖進塘里去捕撈那活崩亂跳的魚蝦。可是不行,在公家的大魚沒有撈出來之前,是不允許任何人下塘捉魚的。塘的四角有大隊的人在把守,每個進出口由兩個生產隊長帶人負責一個大禾桶裝魚,旁邊有四個帶著紅䄂章的基干民兵持槍守候。禾桶邊立著一塊木牌,上面貼著一張告示,上面寫著什么,我也不認識,只聽見隊長在大聲呟喝:“凡是半斤以上的魚一律放進禾桶里,不得擅自帶走,否則從決算分紅里扣除,另外還要處以雙倍的罰款……”
     我左手提著一只父親留下的豁了口的破魚簍,右手拽著母親的衣角,站在寒風中瑟瑟發抖,兩條清瀝的鼻涕像涌泉一樣不停地流淌,總也擦不盡。面容憔悴而又略顯浮腫的母親,手里拽著畚箕,張著凍得發烏的嘴唇,眼里望著池塘,就像一位隨時準備出征的戰士。她彎下腰,用手為我揑掉一把鼻涕說:“今天人多,等下撈魚時,你站在禾桶邊隊長伯伯旁不要亂跑,聽到了嗎?”我點點頭,“嗯”了一聲,記住了母親的囑咐。母親從我手里接過魚簍,把它系在了腰上,隨時準備下塘撈魚。
     為了捕魚,大隊已經將白鷺塘的水從涵洞里放干,殘留在塘底的水面已不足一畝面積寬了,最深處也只有齊腰深。十余條年輕的壯漢喝足了燒酒,以抵御嚴寒。他們半醒半醉地拉著兩張大網,成一字兒排開向著塘中央走去。塘里的魚兒似乎感覺到了危險的降臨,嚇得四處逃竄,頭大身肥的鳙魚在水面上拱出拱進,機靈強健的鯉魚則翻騰跳躍,從魚網的上面躍出奔逃。一些肥大的草魚則驚慌沖出水面,在岸邊的泥漿里翻滾,把瘀泥濺向岸上的人群。隊長伯伯下到塘里的泥漿里把那些肥碩的草魚用手抓了直接扔進了禾桶里。
      兩張魚網同步拉到了對岸,兩邊的人分別向中間收網,頓時數百條肥大的草魚,鯉魚,青魚,鰱魚和鳙魚聚集在一起東蹦西跳,銀鱗閃閃,煞是好看。
經過幾個來回的反復拉網,大魚的密度已大為減少,每網撈出的數量大大降低。這時不知是誰在岸上高呼一聲:“爛塘啦,趕緊撈魚啊!”只見岸上黑壓壓的人群洪水一般傾泄而下。母親把我往禾桶邊一推,拿著畚箕隨人流下到了塘里。頓時,不足一畝水面的白鷺塘里盡是攢動的人頭,人們暫時忘記了饑餓,忘記了疲勞,有的只是撈魚的專注,捉蝦的熱情。他們用啥盤撈,用撈攪網,齊腰深的水立刻被攪成了一鍋稀粥似的泥湯。母親在密集的人群里用畚箕不停地撈,可是由于畚箕篩孔太小,不易過水,母親撈得很吃力,可卻又撈不到魚。正在母親感到十分失望的時候,一條鯉魚竄進了母親的畚箕里,母親欣喜地把它裝進了魚簍里,可是后來,任憑母親怎么奮力地撈,撈出的只是沉重混濁的泥漿,再也沒有撈到一條魚了。
撈魚的人群漸漸散去,漁具好的人將撈得的大魚在隊長的監督下扔進禾桶里,提著三斤兩斤的魚蝦,欣喜地滿載而歸了。母親來到了禾桶邊,拉著我凍得冰涼的小手想要回家。這時隊長伯伯把母親魚簍里的鯉魚倒出來過稱后說:“秋蘭,這條魚有六兩,按規定超過了半斤,對不起你不能帶走,”說完把那條六兩重的鯉魚扔進了裝滿了魚的禾桶里。
渾身泥漿的母親狠狠地瞪了隊長伯伯一眼,氣得胸部劇烈地起伏,一句話也沒有說,拉著我就“蹬蹬”地往家里走去。
      母親洗了澡,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鐵青浮腫的臉色依然難掩她天生麗質的嬌美。她坐在桌子旁一言不發,她還在生氣:也許她是在怨隊長伯伯不近人情,只多一兩重的魚竟然把它扔進了禾桶里;也許她在怨自己運氣不好,那條鯉魚為什么不在半斤之內?也許她在后悔為什么沒有把那條超重的鯉魚乘亂混出關口帶回家來,也許……
      被奶奶送回家的弟弟,伏在母親的膝上搖著母親的手說:“媽媽我要吃魚,我要吃魚。”母親用手撫摸著弟弟的頭發,眼里噙滿了淚水,她在為自己的無能而自責和愧疚。
      這時大門口走進來一個人,那是隊長伯伯,只見他手里提著一條用柳枝穿著嘴巴的大鯉魚,足有一斤多重。我和弟弟見了,高興得直跳,心里想這下我們終于有魚吃啦。
      隊 長伯伯把魚交到母親手上說:“秋蘭,今天這事你也莫怪我,大隊有規定,那么多人看著,你叫我怎么辦?這條鯉魚算我送給你煮湯喝吧。”
    “隊長你太客氣了,這多不好意思,讓我怎么謝你呢?”母親感激地說。
隊長伯伯用手把母親的臉蛋捏了捏,淫笑著說:“今晚莫閂門,算你謝我了,好嗎?”
      突 然,母親像一頭暴怒的母獅,抓起那條大鯉魚向門外扔了出去,雙手又像推土機似的把隊長伯伯推出了門外,轉身閂上大門,眼淚像斷線的珠子從眼哐中傾瀉而下。
     我們姐弟倆正沉浸在有魚吃的喜悅中,突然見此情景,嚇得不知所措,我們不明白母親為什么舍得把那么大一條肥壯的鯉魚扔出門外,為什么會把關心我們的隊長伯伯推出家門。
長大后我才明白母親的舉動是何等的悲壯與剛烈,她那奮力的一推維護了一個寡婦的尊嚴,更讓我們做兒女的挺胸抬頭地為母親驕傲了一輩子。
   “奶奶,魚燒啦,魚燒啦。”孫女從客廳跑進廚房,大聲喊叫。
往事的回憶,讓我沉浸太深,聽著孫女的喊聲,我突然回過神來,關掉了煤氣,嗅著焦味,苦笑著嘆道:“唉,可惜了我一條好鯉魚。”(2019.1.7)

當他人從你分享的鏈接訪問本頁面時,每一個訪問者的點擊,你將獲得[1金錢]的獎勵,一個IP計算一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018

主題

1502

帖子

1萬

積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5149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19-3-14 09:33:39 | 只看該作者
這篇文章寫得真切。但有三點值得商榷,經與作者協商,特說明如下:1,原作者既標明文章是“散文”,作者和文中的“我"應該都是“姐”即女性;不這樣,就叫讀者對該文內容難以置信。2、文中母親是作者要稱許和肯定的人物,不應該寫她被隊長伯伯'捏了一捏'和說下那些下流話。因為這樣會貶損這位母親的形象和品德。3、作者最后不能直接說她是'寡婦",我以為那是“我”對母親的大不敬。這個評議是否得當?請讀者批評指正!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2019年七期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