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網

搜索
查看: 9143|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回憶我和二弟相處幾件小事

[復制鏈接]

1016

主題

1499

帖子

1萬

積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5137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29 16:13:2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回憶我和二弟相處幾件小事
       ——紀念二弟離去五周年                     李浩然
二弟李惠然,1938年夏歷七月十二日出生,小我一歲零八個多月,身材勻稱,五官端正,眼睛較大,很機靈,天賦較高,他出生不久,上屋喜妹伯母見他那模樣,就多次夸他說:“嘴皮薄嫣嫣,說話透心涼。”,意思是他長大后一定很會說話。
他從6歲那年起,就與我就跟父親下田勞動,每人一把鏟草鋤頭,輕則扯草、插秧、割禾、燒土灰,重則掛田、運肥、車水、送糧。每到夏荒,多被餓得頭昏眼花。一年365天,每每早出晚歸,很少閑歇。
現在,他已經走了整整五個周年,我很悲痛,常常想起他,有幾件小事更是讓我揮之難去。
民國三十三年初春某天,他正在門前水溝里用畚箕舀魚,父親就將他叫上來跟我到若梅叔家去開蒙。開始認那“人手足刀尺,紅黃藍白黑。”讀了三天,他就不去了。父親問他,他說,“天天讀樣的。”父親很嚴厲,說完就要揍他。他端起小碗就跑,一跤跌下去,鼻梁蹭著碗口,出血了。就這樣,他的鼻梁正中就留有一條永久明顯的小疤痕。有了那一次,他就跟我先后從李若梅、劉漢章、鄧金吾、李魁和蔣伯慶等讀過三年半舊學與半年新學。
民國三十三年夏天,家鄉淪陷,秋天,家里遭受土匪抄家和壞人威脅,我們在小姑媽家里躲了一天,就被迫跟隨父母出逃到磨頭外婆家里;那里正走日本,就一起逃到對河偏僻的蕎麥庵里藏身。
某天早上,我倆起床后沒見著父母和外婆,只有待在那里的舅媽板著臉,他就說:“我們去尋娘娘好吧?”就這樣,我倆逃了出來,從庵子后門爬上尖峰嶺端。這時,天上有架飛機在頭頂上盤旋,我倆生怕它轟炸掃射,就飛快轉到石溪河西街藏躲。
中午時分,各人拿著自己的那雙原就怕踩著露水的布鞋,這里看看,那里瞅瞅,最后兩人都餓得頭昏眼花。太陽下山時,不得不回到原處。外婆見了很痛心,罵了一頓就告知我們父親。父親知情后,要懲罰我,說是我帶的頭。他竟說:“這事不能全怪哥哥。”我聽后,見他這么小一個人,就能如此替人擔當,很是感動。
1949年春上,父親挑了七斗稻谷交書錢,將我倆送進新開辦的大江口高級小學讀書。他讀三年級,我讀五年級。沒錢寄宿,中午放學,和厚華表弟到冬英姑媽家里煮飯吃,每天都早去晚歸。學期中間,學校要成立童子軍,每人要交十四斗稻谷做童子軍軍裝。這時,家里正好缺飯吃,三人都因為交不起稻谷而不敢去上學。他和厚華兩人就沒敢再去,只有我餓著肚皮在那里躲躲閃閃堅持著,期末還考了個全班第四名。后來我想,我不該過后沒把他也帶去,而讓他白白輟了學。
1954年秋季,他和附近幾個相好的同學如蔣平仲、鄧丕儀、蔣軍喜、蔣仲琦考進東安一中。那時,我正在零陵二中讀三年級,家里8口人吃飯就靠父親和母親兩個人撐著,經濟十分貧困,他和我一樣,每期除了交書費,身上就是只有在上學時祖母給的五毛錢。我曾聽母親多次說,父親多次給他送學費去,走旱路,中午帶團冷飯當午餐。有一次又去送錢,破例買了一碗普通面充饑,到得面館,父親很想讓他也舔點新鮮味,可當那碗面被服務員端出來時,他已經走到了石拱橋下的小河畔。父親把碗端去再三要他上去吃點,他都不去。他的意思那碗面父親本就不夠吃,自己走遠點,好讓父親能夠吃飽點。這件事讓我一直記在心里,一提起它來就深受感動。
1958年6月,我被就讀學校橫蠻處理回來,父親特別失望,每每借題發揮,他卻常常安慰我。有一次,父親竟氣憤地責備我,還大聲哀嘆不已,他竟然大膽向父親說:列寧和高爾基也曾被沙皇流放過,只要留得性命在,總有一天會有出頭之日。這話給了我很大的安慰和鼓舞。
1962年春,他分在常寧松柏煉焦廠,那時物資特別困難,我給他送去母親給買的小篾席,他和我照了個合照,給我買了一雙舊的皮涼鞋。我回到家里,為了換點大米充饑給買了。他說:“這是我省下伙食特意給你買的。”我說,“我不該這樣,但我太餓了!”就為這件事,我一直很慚愧。
1962年秋,我成家后,因為當的是民辦和代課老師,不僅社會地位低下,待遇很低也很不不穩定,他常常說服弟媳,把自己節省下來的零錢和糧票、布票寄給我,讓孩子們都能有口飽飯吃,有件衣服御寒。1971年夏天,我被破例轉正,到東安二中師訓,所要交的一個月28斤糧票就全是他省出匯去的。
1984年以后,各兄弟生活基本好轉,弟媳仍連續害病,先在縣城就診,后到省城醫治,再轉桂林陸軍醫院救治,孩子小,幫手缺,家中本就負債累累,到得1988年4月5日,不幸早去,落得人財兩空。他寫信告訴我,家人都很困難,要我勸阻弟妹們都不要去為她送葬。我只寫了封信安慰他,三弟四弟也沒曾去。后來,我很覺得對不起他。
我小時候,經常胃痛,有時一連幾天不得安寧,起居都很困難,有一兩次差點死去。這種時候,是他常侍候我,給我抹身,洗腳,每件事都做得有條有理,耐心細致。這是我成年后從未享受過的愛護和服侍。
聽母親多次說,1957年春上,家里眼看連買油買鹽的錢都沒了,他便動起了腦筋,在村周樹上折了些槐花片子準備賣與供銷社。父親不知這些東西可以變錢,又正急著找他做事,見他還在忙那閑事,一氣之下,除將他大罵了一頓,還將那些他花了不小力氣才弄來的“寶貝”拋得滿地都是。他深知父親艱難,并沒當面頂撞,而是平心靜氣把那些被撒得到處是的東西一片一片地收拾起來,然后頂著毒熱的太陽提到大江口賣與鄉供銷合作社,換回了家里最急需的菜油和食鹽,還給父親買了正缺抽的幾皮旱煙葉。父親特別感動。
1958年9月,他正在衡陽讀書,聽說父親去了,就晝夜兼程,一回到家里,就跪倒在祖父的靈牌前面,哭得肝腸寸斷。易和德支書正從家門口走過,聽了走進屋去勸他,他仍然不起。我一時也無可奈何。
父親去世后,三弟和四弟都很年小,我力主他們繼續讀書,他特別支持。在1967年起造下面那座土磚屋時,他節衣縮食,不僅思想支持,出錢擔的還是大頭,讓家里的每個弟兄成年后都有個安身之所。
對于他,有兩件事我是很有愧于他的。
一是民國三十六年冬天,我兩人在花塢井村鄧學盛家里跟劉漢章先生讀書,他因為頑皮背不過劉先生指定的書,受到劉先生的嚴厲處罰,吃了許多戒尺,手都腫了,我見了很不忍心,也給他一陣痛打,意在暗地抗議先生過嚴。這事被鄰村在場的蔣盛蘭看見,他就告知父親。父親知情后,曾嚴厲斥責我。我自覺不該那樣發作,幾十年后每想起這件小事,都很愧疚。
二是1958年婦父親去世后,明知他在衡陽讀書常年沒有人接濟,幾次收到他的求救信,都只望天興嘆。到得他最后只求八塊錢做件御寒棉衣時,我都沒有辦法,后來不的已為大江口供銷社挑送幾百斤茶枯到井頭圩火車站的湊足七塊錢才給匯去。對于他的這個最低愿望,也沒曾給予滿足。
還有兩件事,雖然與我無關,但也很難使我忘懷。
民國三十四年,夏天大旱,我9歲,他只7歲。六月里的一天后半夜,被父親急急叫起跟他和母親去周家園車水。他幫父親車陡一點的上梯,我幫母親車平一點的下梯。他從小就人小身瘦,還加當晚喝的是稀飯,到得天快亮時,大家再也沒得力氣了,可不車萬萬不行。朦朧中,只見他一個趔趄撲倒到身前幾尺陡的小水溝里。父親當時大約也很煩,除了重重叱咄他不專心外,把拉起來后還要他繼續當幫手。
民國三十六年正月底,因聽說伯父一家要退役回家,而上面那座新屋廂房還沒配好。
一個歇雨天,父親就和請來的何維政老伯去井頭圩買橫條,說買六根扎成三擔“趕羊走”。出發前,就約母親領我和他下午去半路上接擔。我11歲,他9歲。到得十里外的小窩村時,才將反回路上的他們接著。
這時父親挑兩根,大約140斤;何大伯挑兩根,也140斤。余下的一擔分拆為兩根,母親扛一根,大約70斤;我和他抬一根,大約60斤。擔子重,山路又很不好走,到得石門口時,母親再也扛不動了。父親就改變主意,要我去給母親抬那根大的的小頭,我原和他抬的那根的那個大頭由父親兼帶扛著,那個小頭的還是沒人替換,只得要他繼續抬著。他沒辦法,只得搖搖恍恍跟著父親一路小跑。
天黑路滑,好不容易才到達村里的新屋場。父親大約再也不能支持,沒打招呼,就突然將自己扛的那個大頭往地上一拋,而他卻并不知情,那彈跳起來的樹尾差點要了他的小命。
就為這事,母親當場破例大聲責怪起父親來,“你是想砸死他?——應該讓他先放嘛!”
父親自知理虧,第一次(也僅這一次),挨了母親的嚴厲批咄,再沒做聲。
聽到侄兒永松報告二弟離去的噩耗,我很不忍心,把千言萬語濃縮為如下一首小詩,說——
少小孤身入嶺南,十萬瑤胞共暖寒。桃川河水留清苦,紅軍山下鑄輝煌。
正氣一身吁江永,清風兩袖昭東安。舜帝欲問阿弟事,功德一紙薦盤王!
就在這年秋天,眼看天氣一天天冷下來,那南天的樹葉不斷飄零,我幾乎又思緒萬千,又寫了幾句話,說——
秋風乍起天氣涼,遙望南嶺更悲傷。紅楓樹下添新壘,衰草地上蕩孤煙。
往事如昨隨風雨,冷月似水照溪川。而今我獨對殘月,誰處再與吁暖寒?
前年大年初一,我們全家都去了冷水灘大侄家里會餐,看那墻壁上的照片,雖見他強帶笑意,卻怎么也掩飾不了他那內心長久的苦痛。我知道他是再也不會像以往一樣走下來和我交談,那餐飯我是吃得很失落的。
下午,侄兒侄媳和侄孫領我去濱江公園觀賞梅花,我很悵然,順手寫下了如下一首小詩,說——
江流依舊在,臘梅又重開;
滿眼人攢動,不見阿弟來!
侄孫看了,說:“寫得很好。”他并不知道,此時此刻,我的心是我平生最大程度的空虛和不安!
如今,新的一年又快過去。他的去世,是我和我家人的重大損失。我希望我的兒女和侄男侄女們都要記住他,學習他,要刻苦,要奮起,要尊老愛幼,要加強團結,讓祖輩和父輩的思想品德得以延續和發揚光大。
二弟啊,你會說,這些小事不必在意。可我總是經常想起,而且一想起就久久地記著……(2018-09。長沙。)

當他人從你分享的鏈接訪問本頁面時,每一個訪問者的點擊,你將獲得[1金錢]的獎勵,一個IP計算一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2019年七期六合图库